企业文化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猪年之后点评岛内政坛十大“猪语”
发布日期:2021-09-12 15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,老祖宗用生肖来纪年,还线七年果然是个猪年!不但“三只小猪”突然升格为成语,许多政治人物也说了不少怪话。

  最新一期台湾《新新闻》刊文列述并点评了岛内政坛令人难忘的十大“猪年猪语”。

  台湾“立法院”会期最后一天,有人用摩托车大锁将“立法院长”王金平困在议场门后,引发严厉谴责。蔡启芳出面承认动手锁住大门,部分“立委”则私下指称,除了蔡启芳之外,新任团干事长的“立委”王幸男也是“共同正犯”。

  点评:这就叫“好心有好报”!蔡启芳为了“保护王金平”,将其锁在议场外;结果此次“立委”选举,好心的乡亲也为了“保护蔡启芳”,把蔡锁在“立法院”外(未当选)。

  杜正胜公开反对使用成语及典故,他说:“成语这个东西会让人思想懒惰、头脑昏钝、一知半解。”甚至表示:“用成语是‘国文’教育的失败。”杜正胜认为,成语只存在过去的情境,与现在的生活没有关系,如果有关系也是很淡薄。

  点评:这下子大家终于懂了!为什么杜正胜这么懒惰,连听个防灾简报都要打瞌睡。偶尔醒来,抠鼻屎的时间,说不定还超过听简报的时间。因为他用成语,连替宝贝儿子取名都要用成语,引用明末清初大儒黄宗羲的《明夷待访录》。或许你会说:“《明夷待访录》是书名而不是成语耶!”呵呵,连“三只小猪”都是成语了,《明夷待访录》怎么不是呢?

  蒋公铜像不是废掉,而是移到适当地方安置,以后在野党执政要搬出来就再搬出来。

  台湾军方下令移除军营区蒋介石铜像,引发泛蓝抨击。李杰表示,政府决定这样做,他就只能这样做。何况铜像不是废掉,而是移到适当地方安置,以后在野党执政要搬出来就再搬出来。

  点评:李杰不愧是潜艇舰长出身,军方移除营区内的蒋公铜像,引发轩然大波;面对在野党的质疑声浪,李杰发挥潜艇专业,轻易堵住蓝军大嘴巴。哦~原来蒋公铜像也可以像潜艇一样,绿军火力强大(执政),就“潜”藏起来;等到蓝军取得优势,再浮出海面。

  沈富雄认为“四大天王”之中,除了外,其它人都受惠于人头党员结构,而不去改革。他称是最天真可爱的小白兔。

  点评:既然他与都没有人头党员票,一样可怜,干脆惺惺相惜,彼此换票算了。

  APEC非正式领袖会议前夕,台湾地区代表施振荣将搭乘专机前往澳大利亚悉尼。针对专机会不会涂掉“国旗”,谢志伟说:“只是不会显现‘国旗’,而不是涂掉‘国旗’。”

  点评:难怪谢志伟会不爽庄国荣,出面呛明:“我才是发言人。” 庄国荣把“大中至正”牌匾搞不见,还得花预算发包给厂商;但这等差事如果让谢来搞,就跟魔术师大卫把自由女神像弄不见一样,“不会显现,而不是拆掉。”

  参加美容美发发表会时致词指出,有人讲出租车司机是最佳的政治评论员,但他看来还比不上美容美发师,因为美容美发师可以一边洗头,一边洗脑,而且最擅长把绿的变成蓝的。

  点评:尊重专业很重要,民间不同的“院”也各有所长。譬如洗头得上理容院、洗肾必须去医院,美容美发师怎么会懂得洗脑呢?再说,染发究竟是把绿的染蓝、或者是把蓝的染绿,难易度好像也没差。

  油价一直涨,岛内舆论与民众均将矛头指向。陈瑞隆表示民众可以“大车换小车”,“一周有一、两天不开车也无妨”。当被问到他的车是三千CC(3.0排量)澳门精准四肖四码资料,陈瑞隆竟回答:“我的三千CC怎么算大?算是很小的车。”

  点评:这倒是,跟捷运(城铁)、公交车比,三千CC怎么能算“大车”?按理说,都当到“部长”了,应该不会不知道Camry 三千CC在房车当中,绝对不会是小车。但为何还这么说呢?

  接连遭到民众呛声,冷水滩以科技人才筑基打造创新高地,在苗栗通霄的农场,面对满场支持者说:“中国(大陆)那么好?太平洋又没加盖,觉得中国(大陆)好就游过去呀!游过去就不要再回来!”

  点评:想游到大陆去,关键不在太平洋有没有加盖,而是台湾海峡有没有加盖。老实说,游太平洋只能游到美国。

  台湾“中选会组织法”草案成为蓝绿攻防主战场,被列为“立法院”院会讨论事项第一案。为了表示决心,团扬言“不计形象也要阻挡”,党团总召柯建铭还说,大家都在等待“精忠报国”的机会,“要打(意指打架)就打,反正大家都有练身体!”

  点评:有意思!亚力山大(台湾一家健身连锁集团)出事,一大群会员找不到地方练身体。“立委”的处境也差不多,准备在“院会”好好表现一番。但是本次“立委”选举,输到成为绝对少数,这个架,以后怎么个干法?

  除拆换中正纪念堂牌匾引发蓝绿对峙,庄国荣继续大发惊人之语,表示愿意自掏腰包,新制一个“大中至正”送给。他甚至说:“蒋经国是他妈妈,但对台湾绝大多数的人是,他妈再加一个‘的’。”

  点评:对一般人来说,母亲像月亮、星星一样,照亮我家门窗;但是对庄国荣而言,母亲却是抬杠的武器。刚开始是要郝龙斌“哭着回去找妈妈”,后来又以“他妈再加一个‘的’”来修理蒋经国。别人的“妈妈”还真是伟大,不辞艰难困苦,给爱骂人的庄国荣指引迷惘。